首页 >> 社科评价 >> 头条
学科评估:经济思想史发展的主要事件 ——英国经验及启示
2020年10月16日 09: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京)2019年第4期 作者:张林 徐士彦 字号
2020年10月16日 09: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京)2019年第4期 作者:张林 徐士彦
关键词:济思想史事件;英国RAE;学科评估;非正统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济思想史事件;英国RAE;学科评估;非正统经济学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经济思想史事件是拓宽经济思想史研究视野的一个元素。其中一个典型是,英国从1986年至今开展的大学科研评估活动,因评价标准不合理,使非正统经济学濒临消亡,强化了正统经济学的支配地位,把英国经济学引向新古典一元化的方向。2000年以来,我国开展的经济学学科评估出现了与英国相近的情况。在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新时代背景下,我国的经济学学科评估须改变过去的做法,重新制定学术论文质量的评价标准。按二级学科确定各等次期刊名单,切实提高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的学科地位,推动经济学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实现多样化发展。

  关 键 词:经济思想史事件;英国RAE;学科评估;非正统经济学

  项目基金: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西方经济学有益成果的借鉴研究”(18BJL023)及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福建师范大学)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林,云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昆明 650500;徐士彦,云南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昆明 650500

  在经济思想发展史上,有许多重大事件影响了经济学的进程。对这些事件进行研究,有助于厘清经济学在某个历史时刻发生一定转变的缘由。如果是近期发生的事件,对它们的研究还有助于找到解决当前问题的办法。1986年以来英国的学科评估,对其经济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建设产生了决定性影响。无独有偶,中国的学科评估问题与英国有诸多相似之处,英国的经验和教训对我们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本文第一部分阐明什么是经济思想史事件研究,第二部分叙述英国的学科评估这一思想史事件及其影响,第三部分评述中国的学科评估,并提出一个替代现行学术论文质量评价方法的思路,最后是结论。

  一、经济思想史事件研究

  曾在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占据重要位置的经济思想史学科,如今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举步维艰、异常凋敝。在国外,主要受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倡导的“辉格史观”的影响,①用现在的标准评判过去。许多经济学者认为,现代经济学已经吸收了历史上所有“正确”的思想,从而对经济史的研究已无必要。这种观念导致有人主张把经济思想史当作科学史来研究,试图将其“逐出”经济学。②例如,澳大利亚统计局曾提议,将经济思想史和经济史这两个子学科划入到“历史学、人类学、宗教和哲学”的学科分类中;欧盟研究委员会在2011年也曾计划将这两个学科归入“人类过去的历史研究:考古学、历史和记忆”的分类中。③在国内,许多高校的经济学类本科专业已经长期不开设经济思想史课程,这个学科的研究人员已寥寥无几,多年来有影响的成果屈指可数,学科建设陷入危机。

  经济思想史学科的衰落,除了“辉格史观”的误导以及现行科研评价体系的影响外,与这个学科本身研究对象范围的局限性不无关系。虽然西方经济思想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哲人,但系统性经济学说的出现是16世纪之后的事,作为一个完整学科的经济学的产生则更晚。由于时间上的局限,多年来对经济思想史的发掘几乎穷尽了有价值的研究主题,研究素材日渐枯竭。经济思想史学科似乎很难取得突破性的研究进展。

  不过,研究素材的枯竭只是相对于经济思想史的传统元素而言。理论和人物是经济思想史研究的两个主要传统元素。学科体系建设和学术体系建设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的因果关系。经济学的进步主要表现为经济学家不断产生新的经济理论,不断完善及至创新某种经济学理论体系。经济思想史研究主要以重要经济学家的重要理论贡献为研究对象。其背后的真正动力在于,“任何特定历史时期的经济结构以及这个结构所经历的变化是影响经济思想的主要因素”,④经济思想史研究经常与经济史相结合,强调经济理论的历史背景。经济学方法论的发展史,也是传统经济思想史研究的一个内容。只不过由于方法论研究难度较大,与理论、人物和历史背景方面的研究成果相比,方法论领域的成果比较少。总之,经济思想史的传统研究元素主要是理论、人物、历史背景和方法论。这些方面以往研究素材的日渐枯竭,并不意味着经济思想史学科注定要走向衰落。可以在其中增加新的元素,拓宽经济思想史的研究范围。“事件”研究就是可以添加到经济思想史研究中的一个元素。

  简单地说,经济思想史事件是指经济思想史整个学科历史发展过程中发生的大事情,这些事情影响了经济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建设的发展进程。与经济理论的历史背景不同,经济思想史事件发生在经济学学科进程内部,是思想史上的事件,而不是一般历史上的或者经济史上的事件。举例来说,经济学界比较熟悉的思想史事件有:李嘉图学派的瓦解、边际革命、方法论之争、形式主义革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兴起,等等。经济思想史事件中包含了理论、人物、历史背景和方法论这些传统元素,但它们不是事件系统研究的直接对象。事件研究关注的是,大事件本身发生发展及终结过程的矛盾运动及其重大影响。

  从以上例子来看,严格地说,事件研究并非经济思想史研究的新元素。历史上对经济思想史事件的研究产生过诸多重要成果,但这个元素长期以来被思想沿革的延续性所掩盖,并未独立出来进行系统研究。我们强调把事件作为一个独立元素,是因为它本身有很大的拓展空间,经济学的进步是由各种事件把理论和人物(以及方法论)串连起来而发生的。加入事件研究这个元素之后的经济思想史(history of economic thought),一旦呈现其长期发展中部分质变的关节点,就变成了经济学史(history of economics),把经济学的历史研究从思想的发展拓展到学科的发展,此为经济思想史事件研究的价值之一。其价值之二,在于可以呈现完整的经济学发展史,实现对“辉格史观”的彻底颠覆。经济学中的“辉格史观”认为,今天的经济学是历史上所有“正确”思想的积累。言下之意,那些在主流之外、处于主流或正统经济学(orthodox economics)对立面的经济学说,被统称为非正统经济学(heterodox economics),是“思想不正确”。⑤事件研究可以颠覆这种认识。近20年来,经济思想史界影响最大的研究成果大多属于事件研究。1998年,以色列经济思想史家尤沃·约纳伊(Yuval Yonay)研究两次世界大战间(1918-1939年)美国经济学的多元时代,详细呈现了制度主义这一非正统学派与新古典主流之间“触及灵魂的斗争”。⑥自20世纪末,加拿大经济思想史家马尔科姆·卢瑟福(Malcolm Rutherford)对美国制度主义50年兴衰史的系统研究表明,今天的主流经济学至少在美国曾是“不正确”的思想。⑦2009年,美国非正统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李(Frederic S.Lee)展示了一幅20世纪全景图:英美两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如何受到“正确”的新古典主流经济学的刻意打压甚至迫害。⑧这些成果表明,经济学中的“辉格史观”不能成立,经济学与新古典主流经济学不能画等号。

  经济学的发展总是由各种事件串连起来的。近年来有一个事件影响了英国经济学的进程,即英国对各大学科研成果质量的官方评估。中国当前同样在开展以科研成果评价为主体的学科体系改革,英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或对我们有大的启发。

  二、英国的科研评估活动:一个经济思想史事件

  作为一个事件,需要把它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过程和结果都描述清楚。因此,本节首先概述英国的科研评估活动(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RAE),然后把它放在整个经济学发展进程中分析其影响。⑨

  英国的“科研评估活动”始于1986年,随后又于1989年、1992年、1996年、2001年和2008年共进行了6次。⑩2008年之后,科研评估体系被改进了的“科研卓越框架”(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REF)所取代,并在2014年进行了第一次REF评估。在RAE(以及REF)30余年的发展中,尽管争议不断、批评不绝,但无疑是英国高校发展史的重大事件,对英国经济学理论及学科发展而言,也是一个重大的思想史事件。

  英国之所以要对各大学的科研成果质量进行评估,是因为科研经费拨款制度的变化。1986年以前,英国大学科研经费按照生均经费划拨。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向各大学划拨的科研经费实际数量逐年减少。撒切尔夫人执政后推行新自由主义“供给经济学”的减税措施,大幅削减公共开支包括大学经费,负责大学拨款的部门被迫采取选择性方式划拨科研经费。这要求事先评估各大学的科研质量,根据成果质量高低确定拨款金额。

  从始于1986年的RAE到2014年的REF,英国的科研质量评估体系日臻完善,可以说已很难找到比它更好的替代体系。这个体系要求,每个接受评估的大学按学科提交代表性科研成果(主要是论文),采取各学科评估专家组根据同行评议(peer review)结合专家主观判断的方式,对成果质量进行评估。专家组把评估结果归类为不同等级,实际上也就是对参评大学的学科进行排名。在历次评估中,科研成果质量等级有时划分为7等,有时划分为5等。2014年的REF划分为4等,包括世界领先(四星)、国际杰出(三星)、国际认可(二星)和国内认可(一星),达不到一星级的成果另作一类。(11)

  各大学在评估中的排名与能够得到的科研经费直接相关。根据弗雷德里克·李等的研究,从1992-2008年历次RAE的结果来看,得到政府科研经费拨款的参评大学中(另有很多大学由于科研成果质量不高,难以得到政府科研经费拨款),排名最高与最低的大学之间的科研经费拨款相差4-5倍。(12)对于大学和各系的管理者来说,无论他们是否赞成这种评估方式,都必须努力提高自己在评估中的排名,以获得更多的科研经费支持。正是这种评估结果与科研经费直接挂钩的机制,极大地影响了英国经济学的发展。

  英国的科研评估体系在自然科学领域没有引起太大争议,少数反对者质疑评估本身是否有违大学教育的初衷,但在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学领域,情况就完全不同。经济学并非只有一个统一的范式,至少存在正统与非正统之分。尽管新古典正统经济学极力否认非正统经济学,视其为“思想不正确”,但非正统经济学并未因此销声匿迹。以卡尔·马克思、托尔斯坦·凡勃伦这些资本主义的反对者,以及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这样的“异见者”思想为基础,非正统经济学在20世纪70年代后取得了较大发展,形成了激进经济学、制度主义和后凯恩斯主义为主体的、一股反对新古典正统经济学的思想文化力量。21世纪以来,这股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一场“经济学多元化运动”,(13)旨在从经济学方法、理论、政策和教学上挑战新古典经济学一元化霸主地位。英国曾经是非正统经济学的重要发展地。剑桥大学是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主要阵地,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也产生过诸多重要成果。即便在今日,杰弗里·霍奇森(Jeffery M.Hodgson)、托尼·劳森(Tony Lawson)等英国经济学家,也是极有影响的非正统经济学家。但是,英国的科研评估活动并没有公正地对待非正统经济学,对英国非正统经济学及其研究者的毁灭性打击,引致著名的英国女王之问。2008年11月,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访问伦敦政经学院,质疑为什么主流经济学没有一个人预见2008年会发生国际金融危机。英国非正统经济学家在2009年8月10日致女王陛下的信中写道,“最近几年经济学几乎已成为应用数学的一个分支,并已脱离了真实世界中的机构和活动”,“研究生教育可能会培养出一代太多精通技术工具但却对真实经济事件一无所知的白痴学者”,“对经济学家狭隘的培养——即只关注数学技术工具和构建无约束的正式实证模型——成为了我们这个职业失败的主要原因。这种缺陷在许多前沿经济学学术期刊和部门的、为寻找数学工具而寻找数学工具中进一步加剧”。(14)

  英国的RAE和REF由各学科评估专家组(经济学专家组名称是“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对各大学提交的科研成果进行评估。自1992年的RAE开始,各专家组一般由9-18名成员构成,包括1名组长、若干名来自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几名来自科研成果用户单位的专家。以2008年的RAE为例,“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专家组包括组长1人、成员11人(其中9人来自大学,2人来自学生用人单位)以及秘书2人。专家组组长由评估组织者大学基金委员会任命,成员由各科研协会、学术团体、专业团体和工商业用户的组织推荐。基金委在参考组长的意见后,综合考虑被推荐人的科研经历、所在地区、性别、机构类型等因素,确定专家组成员。

  专家组的构成程序看似客观公正,但在经济学学科则不然。在西方经济学界,非正统经济学一直受到正统经济学的排斥。(15)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新古典经济学取得了霸权地位,非正统经济学的处境愈益艰难。后者虽然在逆境中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它的生存环境从来都非常恶劣。(16)处于主导地位的正统经济学把持着绝大多数学术资源,包括重要学术团体、主要大学的教职、基金、研究生培养项目、主要期刊,等等。非正统经济学界在专家组成员的推荐上,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1992-2014年间的五次RAE和REF评估,“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专家组总共只有2名非正统经济学家入选,而且都是在2001年之前。2014年的REF开始前,非正统经济学会(Association for Heterodox Economics)和其他非正统经济学组织,向基金委推荐了多名非正统经济学家,但都未获任命。相反,正统经济学把持的英国皇家经济学会(Royal Economics Society),在历次RAE和REF的经济学专家组组长和成员的任命中都起着决定性作用。(17)

  在专家组由新古典经济学家主导,或者完全由他们构成的情况下,即便对非正统经济学家及其成果不抱偏见,前者的知识结构也使其无力评价这些成果的质量。如此构成的专家组,自然不可能对非正统经济学成果作出公正评估。更重要的是,如此构成的专家组在评估标准的制定上,必然不会考虑非正统经济学家及其主要发表渠道的地位。

  RAE和REF采用的同行评议方法,不失为一种较为客观的、通行的科研评估方法。但在经济学学科碰到了问题:如何界定“同行”?正统经济学家和非正统经济学家都有经济学家这个共同身份,按理说是评议的同行。但正统学界一直视非正统经济学为“思想不正确”,从来没把非正统经济学家当作同行。经济学的这两个阵营从来没有共同的范式,他们的确不是同行。因此,正统经济学家很难客观评价“非同行”的成果。(18)

  然而,RAE和REF就是这样做的。最简单的同行评议方法,就是根据期刊排名来判断论文的质量。在排名越高的期刊上发表论文,意味着学术质量就越高。这种方法有它的合理性,因为排名高、影响因子大的期刊,一般就是同行认可度高的期刊。RAE和REF对各大学提交的论文成果评估,主要依据的是“戴蒙德期刊名单”(Diamond List)。这是A.M.戴蒙德在1989年主要根据引用率,挑选的排名前27位的正统经济学核心期刊。同时据学界推测,(19)专家组在戴蒙德期刊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欧洲大陆和英国本土的期刊,以及一些经济学家经常发表论文的跨学科期刊或专业期刊,见下表。

  RAE和REF采用的经济学核心期刊

戴蒙德期刊(按字母排序) 可能增加的英国期刊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Econometrica Economic Inquiry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a Economics Letters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Journal of Econometrics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Journal of Mathematical Economics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Oxford Economic Papers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Oxford Bulletin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Journal of Industrial Economics The Manchester School of Economic & Social Studies Bulletin of Economic Research Scot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Applied Economics  
可能增加的欧洲大陆期刊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 Recherches Economiques de Louvain Welteirtschaftliches Archiv Empirical Economics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KyklosPublic Finance Regional Studies British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Economic Modelling Urban Studies Journal of the 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 Journal of Transport Economics and Policy

  资料来源:F.Lee and S.Harley,“Peer Review,th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Demise of Non-Mainstream Economics,” p.50.

  表中显示,由正统经济学家组成的经济学评估专家组选择的期刊,不但没有一份是非正统经济学的核心期刊,(20)甚至根本没有非正统经济学期刊在内。这意味着,非正统经济学者的科研成果,无助于各大学经济学科提高RAE和REF排名,不能获得更多的科研经费。非正统经济学者因而成了各大学经济系的“多余人”。他们被迫离开大学的经济系,到工商管理、社会学、国际关系等系供职,或者转入非研究系列,专门从事教学工作。从1996年到2012年,RAE参评经济系的非正统经济学者减少了70%。2012年,13个大学排名靠前的经济系中,有9个系的教员中已经没有非正统经济学者;另外3个经济系仅有7名非正统经济学者;剑桥大学勉强保持着后凯恩斯主义的传统,它的经济系有8名非正统经济学者。同一时期,大学在非经济系供职的非正统经济学者增加了将近240%。(21)

  一方面,现有非正统经济学者受到排挤;另一方面,新的非正统经济学研究者很难得到重视。急于提高科研评估排名的各大学经济系,不可能新聘非正统经济学研究者。经过1992年的RAE之后,在1994年的英国皇家经济学会年会上,曼彻斯特大学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有意聘用9名能够提升其主流经济学研究水平的经济学者。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1995年的招聘信息明确表示,欢迎应聘者申请主流经济学任何领域的经济学讲师职位。许多大学都发布了类似的招聘信息。(22)

  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非正统经济学者的生存空间被大大压缩,非正统经济学的发展陷入恶性循环。各大学经济系对非正统经济学者的需求下降,甚至根本没有需求,导致选择非正统经济学研究的学生减少;而随着潜在成为非正统经济学者人数的减少,非正统经济学的高质量科研成果也在减少。现存的非正统经济学者中,有的迫于压力,不得不按照正统经济学形式化的要求撰写论文,以求在主流核心期刊上发表。这样的成果往往是以非正统经济学之名,行正统经济学之实。少数坚守者举步维艰,有的选择了写作大众读物的方式,唤起大众对非正统经济思想更多的认同,如剑桥大学的韩裔经济学家张夏准(Chang Ha-Joon)。当一个学科失去了生存必需的条件,只靠信念来坚守的时候,它离消亡也就不远了。这正是当前非正统经济学在英国的处境。

  从科学知识社会学(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SSK)的“行动者网络分析”(Actor-Net Analysis,ANA)(23)方法来看,RAE和REF就是正统经济学用来巩固地位、排斥异己的一个网络元素。SSK的ANA方法把科学视为人类行动者和非人类行动相互作用的产物(非人类的实体也有行动能力)。科学工作者总是隶属于某一种科学理论或知识体系,以此为自己的信念。不同科学理论或知识体系之间存在竞争。为了在竞争中获胜,他们须尽力让人们相信自己所属的知识体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形成了一个包括人类行动者和非人类行动(人物、金钱、方法论原则、理论、工具、机制、实践、组织,等等)在内的网络。网络中的行动者或元素相互支持。一个知识体系构建的网络越强大,其中包含的元素越多,把新元素整合到网络内的能力越强,那么这种知识体系击败竞争者的可能性就越大。

  正统经济学和非正统经济学正是两个相互竞争的知识体系。在经济学发展史上,正统经济学在多数时候都是占主导地位的知识体系,它的网络比非正统经济学的网络更强大。但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出现的经济学多元化运动,对正统经济学的网络构成了挑战,非正统经济学的网络开始扩大,竞争力开始增强。(24)正统经济学有两个办法应对挑战:发挥自己网络中现有元素的作用;把新元素吸收到自己的网络中。RAE就是一个重要的新元素。通过逐步控制经济学评估专家组成员的任命、限定正统经济学期刊,RAE被成功地纳入正统经济学的网络。弗雷德里克·李等认为,RAE在三个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是驱逐了异见经济学家,排斥了非正统经济学。二是使经济学研究集中化和同质化,大大增强了新古典经济学的一元化集成。三是形成了一个经济系精英集团,成员是排名靠前的各大学经济系,有力推动了新古典一元化观念的扩散。(25)虽然不能断定正统经济学界有意识地把RAE作为一个网络新元素,但这三个作用的任何一个方面,都在客观上起到了增强正统经济学网络实力、削弱对手竞争力的作用。

  不可否认,在经历了6次RAE之后,英国学生仍然积极参与经济学多元化国际运动。例如,曼彻斯特大学经济系学生2014年向校方提交了一份研究报告,用有力的证据阐明新古典一元化在该校经济学教育中的弊端,呼吁经济学教育的多元化。(26)这份报告得到了包括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德鲁·霍尔丹(Andrew Haldane)在内的许多实际经济部门人士的支持,引起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的关注。但同样不可否认,英国学生的行动并未得到教师的支持。曼彻斯特大学学生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而不像美国和欧洲大陆国家的学生,拥有在相关大学任教的非正统经济学家的组织和引导。他们在报告中提到,为了挑战经济系教学的新古典一元化,学生自己开设了一门选修课,用各种非正统经济学说的方法和理论来解释历史上的金融危机。在曼彻斯特大学经济系,已经没有非正统经济学者能够开设学生需要的这种课程。RAE对英国经济学方方面面的影响可见一斑。

  三、对中国经济学学科评估的启示

  我国教育主管部门对高校的学科评估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合格评估和水平评估。简单地说,合格评估决定高校和科研机构能否保留学位授予权,水平评估决定高校各学科的全国排名。水平评估与英国的RAE和REF非常近似,因此,本文重点关注英国的经验和教训对中国高校经济学学科水平评估的启示。下文提到学科评估时,指的是水平评估。

  中国高校的学科评估始于2004年,之后分别在2009年和2012年进行了一次。2016年启动了全国高校第四轮学科评估。评估由教育部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负责组织,具有一级学科学位授权的单位自愿参加。虽然与英国的RAE和REF不同,中国的学科评估未与教育经费或科研经费直接挂钩,但各学科在评估结果中的排名与高校的诸多利益相关,高校参评的积极性很高,社会对评估排名的关注度也很高。评估(以第四轮为例(27)内容包括四个方面:师资队伍与资源、人才培养质量、科学研究水平、社会服务与学科声誉。其中,科学研究水平包含3个二级指标:科研成果、科研获奖和科研项目。科研成果又包含3个三级指标:学术论文质量、出版著作和出版教材。在所有评估指标中,“学术论文质量”如何判定是争议最大的一个内容。随着学科评估的影响越来越大,评估组织程序和评价指标不断修改。正是这种出于完善评估指标的目的而进行的修改,在第四轮学科评估启动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评估组织机构最初发布的《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邀请函》中,“评估指标体系改革要点”明确“坚持‘定量与定性、国内与国外、质量与数量’三结合的学术论文评价方法,在人文社会学科采用‘A类期刊’指标”。“A类期刊”名单在人文社会科学各学科尤其是经济学学科引起了极大争议。(28)与RAE采用的“戴蒙德期刊”类似,经济学科“A类期刊”列出的国外期刊,全部是西方正统经济学的核心期刊;国内期刊绝大多数是只刊发按照西方正统经济学模式撰写论文的期刊。若按照这个评估指标进行下去,中国经济学的发展将重蹈英国覆辙。在经济学界的强烈反对下,评估组织机构最终取消了“A类期刊”等相关要求。

  中英两国经济学发展史上的这两个事件有诸多相似之处,但中国的情况远比英国复杂。中国经济学界同样存在两个知识体系: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习惯上把前者称为“政治经济学”,把后者称为“西方经济学”。(29)与全世界的经济学发展态势类似,西方经济学在中国经济学界处于主导地位,政治经济学被不断边缘化。第四轮学科评估出现的经济学科“A类期刊”,可以看作是西方经济学主导地位的反映。但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与英国非正统经济学的地位不同,具有政治上的正统地位。这使得中国的西方经济学知识体系不可能像英国的正统经济学那样,比较容易地排斥和驱逐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网络中,政治上的正统地位这一重要元素是西方经济学知识体系不具备或不能控制的。不过,西方经济学一直在努力争取这个元素,或者说一直在消解政治经济学所依靠的这一元素。

  2012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各种场合多次公开表示,要重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于2015年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范畴,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引中国经济学界努力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在这种背景下,2016年4月启动的第四轮学科评估,仍然没有在“A类期刊”中列出体现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的专业期刊,可见西方经济学对政治经济学所依靠的政治上正统地位的成功消解。尽管“A类期刊”最终被取消,但它的导向作用已经无法消除。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参评高校已经知晓评估组织者的意图。为了提高自身排名,高校会鼓励教师把发表论文的方向集中于“A类期刊”。

  鉴于英国非正统经济学的命运,避免再现中国经济学的西方经济学一元化霸权,(30)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健康的生态环境下,完成理论体系的磋商、构建和完善,必须改变中国的经济学学科评估体系。改变评估体系的关键,是改变学术论文质量的评价标准。经济学学科评估能否公正对待每一种经济学知识体系,主要取决于以哪些期刊为基准来评价学术论文质量。对于被边缘化的国外非正统经济学和国内政治经济学体系来说,研究人员较少,专业期刊的引用率、影响因子等自然较低,从而在排名上远低于主流期刊。弗雷德里克·李等设计了一套期刊评分体系,分别按照正统经济学期刊和非正统经济学期刊在各自知识体系内部的引用率评分,然后按分值把两类期刊综合起来排序。结果在254份正统和非正统经济学期刊中,属于非正统期刊的《剑桥经济学杂志》排第12位、《经济问题杂志》排第17位。其他非正统期刊与正统期刊相比,虽然分值有高有低,但并未全面落后于正统期刊。(31)这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在中国经济学学科评估中是不现实的。一是中国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的专业期刊数量非常少,用李等人的方法计算出来的分值并不客观。二是在当前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导向下,许多原来属于西方经济学的期刊,也开始发表与政治经济学有关的论文。

  基于此,本文提出改进经济学学科评估中评价学术论文质量的以下思路。现行学科评估各级指标体系保持不变,在“学术论文质量”这个三级指标上,按经济学二级学科确定期刊名单。(32)在中国的学科划分中,经济学有两个一级学科: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理论经济学包括政治经济学、经济思想史、经济史、西方经济学、世界经济以及人口、资源与环境经济学6个二级学科。应用经济学包含10个二级学科:国民经济学、区域经济学、财政学、金融学、产业经济学、国际贸易学、劳动经济学、统计学、数量经济学、国防经济。现行学科评估办法是,分别对两个一级学科采用同一评估指标体系进行评估,而在一级学科内部尤其是理论经济学,包含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两个知识体系。一个统一的期刊名单不可能兼顾两个知识体系,特别是在西方经济学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期刊名单必然向其倾斜。如果按二级学科确定期刊名单,当前的很多问题以及可能出现的英国RAE式后果,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得以避免。

  按照这一思路,由经济学各二级学科具备一定资格的研究者(如具备教授、副教授职称或该二级学科博士学位),推荐本二级学科国内外专业期刊和跨学科期刊。评估专家组根据推荐,选取被推荐频率最高的若干份期刊,形成该二级学科的“A类期刊”。各二级学科的“A类期刊”允许有交叉。如果要按照期刊等次对学术论文评分,还可以根据被推荐频率确定“B类期刊”“C类期刊”等。与现行学科评估方法相比,这种做法有如下优点。

  首先,期刊选择过程公开、透明。被取消的第四轮学科评估“A类期刊”,遑论对不同知识体系的公正性,它的产生过程也没有得到评估组织机构的充分说明,很容易产生被某个知识体系力量控制的联想。按照本文提出的方法,至少二级学科的多数研究者知晓期刊选择过程,最大限度保证了所选期刊的权威性和选择过程的公正性。

  其次,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行评议。不论知识体系的巨大差异,在学术分工日益细化的今天,经济学不同二级学科的研究者对彼此专业也不甚了解。比如,理论经济学二级学科经济史的研究者,未必熟悉应用经济学二级学科金融学的学术动向。即便是同一个一级学科下的二级学科,其差异也很明显。比如,同在理论经济学一级学科下,西方经济学二级学科的研究者并非熟悉人口、资源与环境经济学二级学科的情况。因此,由同一个二级学科研究者推选出来的期刊,才是真正意义上同行认可的期刊。

  再次,对二级学科发展起促进作用。通过这种方法,各二级学科研究者与该学科对应的期刊之间将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原有评估体系中不受重视的期刊,在成为某二级学科的A类期刊后,会更加在意自己的地位和声誉,提高论文刊发的质量,进而对作者提出更高要求。

  复次,能够有效避免评估专家的学术倾向对评估结果的影响。由于是二级学科研究者推荐的期刊,评估专家除了对学术论文质量作出主观判断,还可根据期刊等次打分。借助被推荐期刊自身审稿评价程序的严谨性,有助于避免对评估结果的人为干扰。

  最后,能够避免部分二级学科被边缘化、失语化。先不论原有评估方法中被取消的A类期刊本身的公正性,诸如经济史、经济思想史、国防经济等二级学科的研究者,在这类期刊发表论文的可能性非常小。主要原因是这些二级学科的专业性太强,综合性经济学期刊或者跨学科期刊有可能缺乏相关的专业编辑及匿审专家储备。而按照我们的方法,一些被边缘化的二级学科专业期刊如《中国经济史研究》,就能充分展现其专业性。

  经济思想史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事件。对这些事件的研究,一方面可以拓宽经济思想史的研究视野,产生新的成果;另一方面,对当前事件的研究也有助于解决经济学发展进程中的问题。本文对经济学学科评估这一事件的研究,就是希望达到这一目的。

  不可否认,以新古典经济学为代表的西方正统经济学知识体系,目前在国内外的经济学界处于主导地位。这个知识体系充分利用其强大网络中的各种元素,巩固地位、排斥异己。在这种局面下,非正统经济学或国内的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处境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后者只能逆来顺受。它的网络尽管力量有限,但却有一些独有的元素。在国外,西方主流经济学在理论危机中酝酿的范式革命,对正统经济学实用性的质疑,是非正统经济学网络可吸收的独有元素,这也是经济学多元化运动合理性的依据之一。而国内政治上的正统地位,是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独有的网络元素,且这个元素的力量在日渐增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自2008年国际金融及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主流经济学陷入了理论危机,回到马克思重读《资本论》的世界潮流方兴未艾,正在百年未遇的国际大激荡中,展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时代生命力。

  在2016年5月17日召开的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深入研究和回答我国发展和我们党执政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他指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繁荣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方针。要提倡理论创新和知识创新,鼓励大胆探索,开展平等、健康、活泼和充分说理的学术争鸣,活跃学术空气。要坚持和发扬学术民主,尊重差异,包容多样,提倡不同学术观点、不同风格学派相互切磋、平等讨论。要正确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33)

  毋庸讳言,习近平关于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讲话发表后,中国经济学的前述走向并未发生明显逆转。原因之一是,我国经济学界的学术评价标准并未发生根本改变。本文提出的学术论文质量评估替代方案,为加强党对思想文化建设的集中统一领导,为全面贯彻“双百方针”,提供了一个思路,使政治经济学得以发挥其特有的网络元素优势,以培育不同学术观点相互切磋、平等讨论的学术生态环境。当前,全国第五轮学科评估即将进行,希望我们的方案能够为避免和化解中国经济学的西方经济学一元化趋向、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起到积极作用。

  ①P.Samuelson,"Out of the Closet:A Program for the Whig History of Economic Science," History of Economics Society Bulletin,vol.9,no.1,1987,pp.51-60.

  ②参见M.Schabas,"Breaking Away:History of Economics as History of Science," History of Political Economy,vol.24,no.1,1992,pp.187-203.

  ③参见乔洪武、程晓林:《辉格史观对经济思想史学科的影响评析》,《经济学动态》2015年第6期;贾根良、贾子尧:《经济思想史研究的辉格史方法及其争论》,《学习与探索》2016年第1期;贾根良、兰无双:《关于经济思想史学科专业归属和栖息地的争论》,《经济学动态》2016年第12期。

  ④埃里克·罗尔:《经济思想史》,陆元诚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4页。

  ⑤关于“正统经济学”和“非正统经济学”,有各种各样的划分标准。本文采用一个最简单的划分方法:“正统指的是一个学科中运用主导性启发法的范式,非正统指的是拒绝这种启发法的所有范式”。(A.Heise,"Pluralism in Economics:Inquiries into a Daedalean Concept," Discussion Papers,Zentrum fürkonomische und Soziologische Studien,no.51,2016,p.2.)

  ⑥Y.P.Yonay,The Struggle over the Soul of Economics:Institutionalist and Neoclassical Economists in American between the Wars,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8.

  ⑦M.Rutherford,The Institutionalist Movement in American Economics,1918-1947:Science and Social Control,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1.

  ⑧F.Lee,A History of Heterodox Economics:Challenging the Mainstrea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Taylor and Francis,2009.

  ⑨对英国科研评估活动的研究,国内外有较多文献,但大多是从教育学和科技管理的角度来分析。参见J.Doyle et al.,"The Judge,the Model of the Judge and the Model of the Judge as Judge:Analysis of the UK 1992 RAE Data for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Studies," Omega: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Science,vol.24,no.1,1994,pp.13-28;杜向民等:《英国人文社会科学成果评价体系及其借鉴》,《中国高教研究》2014年第10期。把经济学学科评估独立出来研究的成果,在国内不多见,宗晓华、陈静漪的论文有所涉及。参见宗晓华、陈静漪:《英国大学科研绩效评估演变及其规制效应分析》,《全球教育展望》2014年第9期。在国外文献中,弗雷德里克·李和合作者的系列成果,系统研究了英国科研评估活动对英国经济学发展的影响,本文参考了这些成果。详见F.Lee and S.Harley,"Peer Review,th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Demise of Non-Mainstream Economics," Capital and Class,vol.22,no.3,1998,pp.23-52; F.Lee,"Th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the State and the Dominance of Mainstream Economics in British Universities,"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vol.31,no.2,2007,pp.309-325; F.Lee,X.Pham and G.Gu,"The UK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Narrowing of UK Economics,"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vol.37,no.4,2013,pp.693-717.另外,英国科研评估活动的多数资料可在官方网站上查到,参见http://www.rae.ac.uk/和http://www.ref.ac.uk/.

  ⑩1986年和1989年的两次评估当时称为“科研选择活动”(Research Selectivity Exercise,RSE)。

  (11)参见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http://www.ref.ac.uk/.需要指出的是,英国的科研评估包括三个项目:科研成果、学术影响和科研环境。一般而言,科研成果是最重要的评估对象。

  (12)F.Lee,X.Pham and G.Gu,"The UK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Narrowing of UK Economics."

  (13)参见孟捷:《经济学范式的革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1月16日,第4版。

  (14)《经济学家为什么没能预测金融危机》,2009年8月22日,https://www.douban.com/note/42533504/,2019年6月1日。

  (15)唯一的例外是19世纪历史学派处于主导地位时期的德国。

  (16)F.Lee,A History of Heterodox Economics:Challenging the Mainstrea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17)F.Lee,X.Pham and G.Gu,"The UK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Narrowing of UK Economics."

  (18)20世纪90年代后,有的非正统经济学家(如杰弗里·霍奇森)和经济思想史家(如大卫·科兰德尔)曾力主非正统经济学界主动与正统经济学界沟通、交流,让正统经济学接受经济学多元化理念。但正统经济学界的反应大多是不予理会甚至嘲讽。

  (19)之所以是推测,是因为评估专家组未公布以哪些期刊为标准来评价论文质量。

  (20)非正统经济学的核心期刊不是一个严格界定的概念。在非正统经济学期刊中,按SSCI影响因子排名前五位的是:《美国经济学和社会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剑桥经济学杂志》(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经济与社会》(Economy and Society)、《国际社会经济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经济行为和组织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其他著名的非正统经济学期刊还有:制度主义的专业期刊《经济问题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Issues),后凯恩斯主义的专业期刊《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Post Keynesian Economics),激进经济学的专业期刊《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Review of Radical Political Economics)、马克思主义的非专业期刊《每月评论》(Monthly Review)、马克思主义的专业期刊《资本和阶级》(Capital and Class)和《科学与社会》(Science and Society),社会经济学的专业期刊《社会经济学评论》(Review of Social Economy),综合性专业期刊《政治经济学评论》(Review of Political Economy)等。

  (21)参见F.Lee,X.Pham and G.Gu,"The UK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Narrowing of UK Economics."

  (22)参见F.Lee,A History of Heterodox Economics:Challenging the Mainstrea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23)参见布鲁诺·拉图尔:《科学在行动:怎样在社会中跟随科学家和工程师》,刘文旋、郑开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5年。

  (24)参见贾根良、徐尚:《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

  (25)F.Lee,X.Pham and G.Gu,"The UK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and the Narrowing of UK Economics."

  (26)参见曼彻斯特大学“危机后的经济学”研究会:《经济学教育必须改革:曼彻斯特大学的经济学教育》,《政治经济学报》2017年第3期。

  (27)引述的第四轮学科评估相关材料,参见《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工作正式启动》,2016年4月25日,http://www.cdgdc.edu.cn/xwyyjsjyxx/zlpj/pgpsdtxx/282055.shtml,2019年6月1日。

  (28)鉴于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后来另发通知,取消了“A类期刊”,这里不再列出期刊具体名单。

  (29)在中国不能按照西方经济学界的做法,把经济学两分为正统和非正统。因篇幅所限以及本文的目的不在于划分中国经济学中现有的学术传统,故用“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两个名词,粗略指代中国经济学界现有的两大学术传统。其中,政治经济学知识体系近似于西方的非正统经济学,其内涵除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之外,还包括其他西方非正统经济学传统,同时也涵盖经济思想史、经济史学科;西方经济学知识体系就是西方主流经济学。

  (30)关于经济学多元化发展导向的讨论,参见R.Garnett,Erik K.Olsen and Martha Starr,eds.,Economic Pluralism,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Taylor and Francis Group,2010;杨虎涛:《经济学多元主义:历史、主旨和中国意义》,《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6年第1期。

  (31)F.Lee and B.Cronin,"Research Quality Rankings of Heterodox Economic Journals in a Contested Discipline," 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vol.69,no.5,2010,pp.1409-1452.

  (32)在第四轮学科评估方案引发争议时,一些经济学家提出过类似思路。2004年的第一轮学科评估是按二级学科来评估的。而本文建议仅对“学术论文质量”这个三级指标,按二级学科确定期刊名单,不同于2004年全部评估指标都按二级学科来设定的方法。

  (33)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5月17日)》,《人民日报》2016年5月19日,第2版。

作者简介

姓名:张林 徐士彦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经济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红色PSD2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