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中 >> 专题报道 >> 李达对马克思主义坚持与发展
李达唯物史观论述的三重向度
2021年06月07日 16: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军 字号
2021年06月07日 16: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军

内容摘要:李达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建者和早期领导人之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宣传家和教育家,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从历史观进而拓展至政治哲学、本体论、法理学等领域,以多重向度展开了对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研究、阐释与传播,并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点,赋予了唯物史观诸多的形态与丰富的内涵,使唯物史观在中国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与巨大活力。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李达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建者和早期领导人之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宣传家和教育家,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从历史观进而拓展至政治哲学、本体论、法理学等领域,以多重向度展开了对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研究、阐释与传播,并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点,赋予了唯物史观诸多的形态与丰富的内涵,使唯物史观在中国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与巨大活力。

  政治哲学向度。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以及之后的五四运动,使社会主义成为了当时中国颇有影响力的新概念。但是,什么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这成为了当时困扰中国知识分子和觉醒人士的重大政治哲学问题。与此同时,国内国际上流行着各种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不同理解的学说。其中包括第二国际、第三国际以及无政府主义等主张的社会主义,在国内除了马克思主义者之外,还有梁启超、张东荪等也转而谈起社会主义,等等。但上述这些主张良莠不齐,因此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予以明确阐发,对各种不同的社会主义主张加以认真辨析,成为思想界亟须解决的问题。

  面对关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众说纷纭与热烈论争,李达于1921年1月发表《马克思还原》一文,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进行了集中阐发,认定只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才是中国人应当选择的社会主义。一方面,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之哲学依据是唯物史观。他从唯物史观、资本集中说、资本主义崩坏说、剩余价值说、阶级斗争说五个原则进行了阐释,强调马克思的政治学说和经济学说均蕴含在此,进而得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科学的。这就揭示了唯物史观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根基性,指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与各种非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之根本区别。另一方面,如若对唯物史观加以曲解,无疑会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造成破坏。李达批判了那种背离人的精神要素和意识行动的机械史观。这种观点认为新的社会形式代替资本主义社会完全靠生产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靠新生产力的利用和发展达到与原来的社会形式不相容,于是新的社会形式就兴起并代替了旧的社会形式。在李达看来,要正确理解唯物史观就必然要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的状况,他认为当资本主义制度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资产阶级掠夺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生产,劳动者仅依靠工钱谋生,于是社会的有产者和无产者两大阶级便应运而生。受压迫和剥削的无产阶级逐渐有了阶级的觉悟,在完成了由“自在”向“自为”的转变后就会踏上政治舞台,成为阶级斗争的行动者。无产阶级取得胜利后,自然要废除私有制。

  李达以唯物史观为基础,对资本集中说、资本主义崩坏说、剩余价值说和阶级斗争说加以会通并一以贯之,阐明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根本点。只有对唯物史观有了正确的认识和把握,才能真正理解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科学性和革命性。

  本体论向度。从具体的政治哲学维度来说,李达对唯物史观的阐释,实际是回答了“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之问。从抽象的本体论维度观之,唯物史观是“实践的唯物论”得以成立的关键。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全部哲学中,唯物史观不仅是一种新的历史观,而且是一种新的唯物论,因而具有了本体论的意义。

  李达分别考察了费尔巴哈的唯物论和黑格尔的辩证法。关于唯物论,李达指出在黑格尔的唯心论之后,正是费尔巴哈重新把唯物论推为至尊,但费尔巴哈的唯物论又存在着各种局限性,他认为费尔巴哈这种只到达于自然科学的唯物论是形而上学的唯物论。他在肯定费尔巴哈关于自然领域的唯物论的同时,深刻分析了费尔巴哈在社会历史领域的唯心论。他剖析了费尔巴哈唯物论存在缺陷的原因,指出其不理解社会发展的物质原动力;只看到人与人之间道德的关系,未深入到生产的关系;主张用道德代替宗教。关于黑格尔的辩证法,李达认为黑格尔辩证法最伟大的特点是对人类劳动、活动、实践等意义的重视。但同时他又指出了黑格尔辩证法的不足,这种不足是因为黑格尔是观念论者,只把劳动当作抽象的精神劳动去理解,从而脱离了社会实践。为进一步强调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科学性,李达指出,马克思对黑格尔的辩证法进行了唯物论的改造,特别是对黑格尔辩证法中实践概念的改造。这个改造是在唯物史观的基础上进行的,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其代表性成果。李达指出,马克思所强调的劳动是人类与自然的结合。在劳动过程中,实践主体与自然的结合就是一种必然,自然便与实践主体发生各种具体的联系。因而,劳动被当作人类的本质。

  正是以唯物史观为依据,使得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实践概念作了新的理解和新的界定,并转化成为以物质生产劳动为主要内容的实践概念,从而使得唯物史观的唯物论既超出了以往的唯心论,又超越了以往的唯物论。与以往的唯心论不同,马克思所讲的实践不是抽象的精神劳动,因此马克思没有像以往的唯心论者那样把人类仅看作一种自我意识;与以往的唯物论不同,马克思所讲的唯物论不只是一种自然本体论,因此马克思没有像以往的唯物论者那样,把人类转化为生物学的范畴。

  法理学向度。李达还对唯物史观的法理学向度展开了阐释。他认为,从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正确关联、全体的关联以及发展的过程上去理解作为社会现象之一的法律现象,是唯物史观法理学向度的关键点,即“把法律制度当作建立于经济构造之上的上层建筑去理解;阐明法制这东西,是随着经济构造之历史的发展而发展,而取得历史上所规定的特殊形态,阐明其特殊的发展法则,使法律的理论从神秘的玄学的见解中解放出来,而构成为科学的法律观”。在他看来,法理学就是法哲学,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其最高的任务是依据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与方法论来认识和观照法律的本质及其在各种现象中的位置;只有依据唯物史观,才能认识法律怎样随同整个世界和社会的发展而发展。他强调,法律是社会现象,故而法理学的范围就不能局限于法律的领域,而必须考察法律与整个社会相互联系的法则,考察法律与政治、经济及意识形态相互联系的法则。李达指出,只有引入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中国法理学研究才能走出困境得到真正的发展。他也对近代中国的法律、法学的现状提出了批评与改造愿景。

  对唯物史观的法理学向度阐释,开拓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法理学新天地,既发展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又发展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法学。这是李达对唯物史观的传播、阐释与中国化作出的一个颇具特色的贡献。

  (本文系湖南省社科评审委员会项目“建党时期李达的社会主义观研究”(XSP21YBC281)阶段性成果、湖南省马克思主义理论应用特色学科和李达与马克思主义“三化”研究基地系列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杨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